汤圆乐[高考停更版]

‼️关注前看置顶‼️
⚠️:我会搞一些泥塑
三次很忙 更新随缘

【双喜】发热期

*拟人

*双向暗恋

*无脑甜饼

*发热期=发q期 

*避雷:猫左 发热期严重ooc 爱哭会撒娇

————

直到被喜猫猫压倒在地时,喜羊羊才猛然意识到对方现在状态的不对劲。


“喂……”喜羊羊试图挣开身上人,却被那人更用力的按住,他皱起眉感受到对方高的不正常的体温,“你怎么了?”


喜猫猫将喜羊羊的双手扣握至对方头上,抿抿唇,表情透露些许茫然。


他垂下纤长睫羽,冰蓝色眸瞳一动不动的盯着身下的人,精致漂亮的面庞在柔软白色短发下竟衬的有些微微泛红。


等了半晌喜猫猫也没有开口的意思,喜羊羊有些不耐烦了。


“你放开我。”喜羊羊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语气算不上好,脸上的神情明显不太高兴。


虽说喜羊羊现在是在自己家里,但被压在冰冷的地板上,再怎么也不会好受。更何况……俩人这姿势实在不太妙。


如果是平时,喜猫猫一定会调笑几句放开喜羊羊,两人小打小闹几下就将这事翻过去。但正处于发热期的喜猫猫连说话都很艰难,更别说思考喜羊羊的话了。


喜猫猫的脑中一片混乱,他听得到喜羊羊的声音,但是要反应好长时间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身体还烫的要命,浑身上下难受极了。


“你讨厌我吗?”喜猫猫又凑近喜羊羊几分,雪白猫耳无精打采的垂下来,看上去有些失落。


喜羊羊扭过头,避开对方的温热吐息,他的耳垂不自然的泛着红,刚想强硬的让对方走开的话一下子卡在喉咙。


俩人的距离……实在太近了。


半天没等到对方答复的喜猫猫又开始胡思乱想,有着猫耳的白发少年将脸贴到身下人颈脖处,委委屈屈的小小咬了对方一口,又害怕对方疼似的轻轻舔了一下。


脖上湿润的触感让喜羊羊回过神,他猛的推开身上还准备做什么的少年,抑制不住脸上的羞愤,大声道:“你干什么!”


喜猫猫毫无防备的被推开,抬头见那人戒备的退开好几步,蹙眉像审犯人一样看着自己 ,心中的委屈顿时压不住了。


“你推我干嘛……”白发少年眼底氤氲起雾气,声音又软又小,“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他低着头坐在地上,一点要起身的意思都没有,白皙手指握着袖口,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明明知道这人平时多么恶劣,但这一刻喜羊羊还是忍不住心软了。


“你是不舒服吗?”他走近看起来垂头丧气的喜猫猫,语气中带着几分担忧的意味。


“你不喜欢我。”喜猫猫没有回答喜羊羊的问题,眼中水汽弥漫,似乎轻轻一吹就会滚落泪珠。


这下喜羊羊是彻底确定喜猫猫身体有异了。他见过对方张狂的样子,自信的样子,恶劣的样子,肆意的样子,可从没见过对方这副脆弱委屈,甚至称得上是撒娇的样子。


对上喜猫猫泛红的眼角,喜羊羊有些恍神。


喜羊羊的沉默被喜猫猫直接当作默认。这下眼底的泪珠一点都止不住的滚落下来,晶莹的眼泪悄无声息的顺着少年精致的脸庞落下来。


“你……”


喜羊羊来不及反应,被对方的突然落泪弄的一怔。


“你怎么可以这样。”喜猫猫终于开口了,他落着泪,眼圈红红的,声音湿润又委屈,“你怎么可以不喜欢我。”


“明明我这么喜欢你。”


少年哭的很伤心,连蓝色猫瞳都似乎沾上几分赤色,泪珠啪嗒啪嗒的往下落,他一点也不在乎似的用力揉了揉眼睛。


“你走吧。”白发少年赌气搬的说,明明猫耳在不停的颤动,他却执拗的不肯抬头看对方一眼,“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了。”


喜羊羊的脑中被对方毫无逻辑的话塞满,




——————————

本来打了两千字 发出来被吞的只剩一千了。。。。无语死了。。。。。。。


彩蛋内容是两人清醒后的互动


捏了一张刚进孤儿院的诺里斯


自己捏的勿用谢谢👌

【六四】情绪波动(1)

*ooc预警

*无桃/塔世界线

*只对4有感情的6×以为单向实则双向4

*觉得64的好多文都好虐噢 就算是he也是甜虐甜虐的,所以这篇算是为了满足自己单纯吃糖 算有点无脑甜的类型,慎入!!


白六开始意识到自己对牧四诚的情绪不正常。


坦白说,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有情感这种虚幻无用的东西,不论从哪一方面来看,情感存在的作用都只有一个,那就是——贬值。


他无法理解大多数人面对生离死别时的落泪,无法理解恋人间坦诚相待的爱恋,无法理解朋友间全心信任的情绪,准确来说,他可以理解人产生这些情感的原因,但是不能理解这些情绪。


听起来很奇怪,但这对白六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如果哪一天他能理解这些情感,这才令人惊骇。


白六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能理解情感,如果真的有人让他产生情绪波动,那就消灭源头好了。


第一次产生这种奇怪的感觉是在牧四诚某次通关三级游戏后。


这是牧四诚为了刷出武器升级材料第二十九次通关这个游戏。


虽说三级游戏不能对牧四诚产生生命威胁,但需要耗费的精力极大,每次通关后牧四诚基本上都只剩下少得可怜的精神值和生命值,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


少年盗贼无精打采的倒在游戏出口处,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浑身上下沾满干涸的鲜血,衣物被各种武器划的破破烂烂的,脸上粘着怪物的些许皮肤。


白六走到牧四诚身前,垂眸看着他这副堪称惨烈的样子,冷淡的开口道:“材料刷出来了?”


牧四诚有气无力的努力抬起头想对上白六的视线,但刚抬起脖子就被不知什么地方的暗伤疼到,又脸色发白的将脸贴回地面。


“那当然!”牧四诚声音很小却又透着一股生机勃勃的得意,他强打着精神回答,“也不看看我是谁!”


白六瞥了一眼牧四诚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这种只靠暴力的通关方式,即使对牧四诚来说也是消耗极大的,想要更快更轻松的通关,白六当然有不下十种方法,但他一个也没告诉牧四诚。牧四诚也从未向他求助过。


“把材料给我。”白六蹙眉压下心底的一丝不正常的不满,理所当然的向努力刷本二十多次终于刷出材料的盗贼开口。


牧四诚眨眨眼“哦”了一声,甚至没有询问白六拿不合适他的材料的用途就把那块拳头大的黑石丢给了白六。


“你还需要吗?”牧四诚满不在乎的问,“要我再刷几块吗?”


白六指尖摩挲着这块石头,没有回复。


这很奇怪。他漫不经心的用指腹按压着黑石。不论是自己要这块石头的目的还是心底逸出的一丝冲动。


为什么要一块对自己没有的废石?答案几乎是瞬时出现。


想看他会不会舍不得。


白六几乎要嗤笑出声了。


自己什么时候沦落到跟一块石头比较了?


白六轻轻弯了弯唇角,眼底毫无笑意的将黑石随意扔到牧四诚手边,连余光都没留给那人一眼的转身离开。


“不用。”



重生后只想当咸鱼的我和黑魔王he了(1)

*观看前请先看这篇排雷: 排雷  

*汤姆·里德尔×诺里斯·菲泽利亚

————————————————


刺骨的寒风一阵阵的拍到诺里斯脸上,他站在一个四周被高高栏杆围着的四方形建筑前,开始艰难的尝试运转他聪明的大脑。


诺里斯低头扫视了自己一眼,他现在穿的是小时候在庄园里常穿的简单长袖白衬衫和黑西裤,款式常规做工精细,是他幼年时偏爱的搭配,袖口处还扣着他最喜爱的白欧泊石袖扣,一切看起来正常极了——


才不是呢!


诺里斯在寒风中打了个冷颤,风刮的更大了,云层像一块黑色厚铁渐渐压低,身边的一切都被笼罩上阴暗的灰色调。


好吧,看来我没有其他选择了。


诺里斯挣扎的命令被桎梏着的冰冷四肢行动起来,他感觉浑身酸软,难受的要命。


可他没有别的更简单有效的选择了。男孩叹了口气,认命似的慢悠悠的走近面前的建筑。


诺里斯站在一扇老旧的栎木门前,毫不犹豫的敲响了门。


片刻沉默后,屋里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她的声音中带着明显警惕,不过诺里斯能理解,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中还跑到这种偏僻荒凉的地方敲门,确实令人费解。


“是谁?”


诺里斯这才回过神观察起栏杆里的环境,小屋有三层楼,外观称得上破旧,第二层和第三层各有两扇灰蒙蒙的窗户,不知是不是诺里斯的错觉,他觉得有人正透过某扇窗观察着他。


栏杆里的封闭房间……像被圈养一样……


越发寒冷的身体让诺里斯没法思考,他深吸口气,尽力保持声音平稳。


“是我,夫人。我是新来的……”


诺里斯住了嘴,在没搞清楚这座建筑的真正用途,贸然开口显然是不理智的。他心中已经有了好几个猜想,再三考虑下还是这样回答最保险。


“新来的?”女人停了几秒后怀疑的回问,“我没听说今天有新孩子会来。”


好吧,孤儿院。


相比其他地方,这里确实对现在的他是最安全的。


“嗯…我想可能是还没来得及告诉您,毕竟最近的天气真的很糟糕。夫人,您能先让我进去吗?我要冻僵了……”诺里斯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带着几分可怜的意味,“我想我会解释清楚的。”


门的那边沉寂下来,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开门。


诺里斯的嘴唇被冻得有些发白,脑中混沌一片。


再不开门,我只能主动进去了。他迷迷糊糊的想。


好在这家孤儿院的主人还是心底善良的,尽管面前这位两颊瘦削,精神不振的女士看起来不大高兴。


科尔夫人的确不情愿打开门,要知道孤儿院现在的生活越来越紧张了,再多一个孩子……老天,这是要让接下来的一年时间他们都吃不到一块白面包吗?


虽然心中再怎么不乐意,她还是开了门。既然这个孩子已经到了这,再怎么说也要收留他一晚再做决定。如果监护人不在现场的话,可以原路送回,或者是送他去其他孤儿院之类的。


抱着这样的心思,科尔夫人决定收留诺里斯一晚,但看到诺里斯那一刻,她明显的愣住了。


面前的男孩有着柔软蓬松的栗色卷发,琥珀色的眼眸像蜜糖一样晶亮,他精致的面庞被寒风吹的苍白,与生俱来的贵气让他看起来与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


“你是迷路了吗?”科尔夫人回过神,看着面前这个穿着考究的小少爷。


诺里斯眨眨眼,做出乖顺听话的样子。


“不,我的目的地就是这里。”



————————


没有大纲 胡编乱造



【双哈】你到底是救世主还是黑魔王(3)

*蛇哈 Harry × 狮哈 哈利

*蛇哈视角 

1 
2 

——————


我和哈利顶着众人探究的目光走出大厅,刚一出门,哈利就拉住了我的衣袖。


“你怎么能在霍格沃兹移形换影?”他抬着头一脸困惑的看着我。


哈利看起来已经从刚刚到困窘中缓过神了,脸上神情跟平时一样自然。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认识让我有些不快。


我皱起眉,这种奇怪的反应在我身上出现是极为不正常的。先不谈我为什么会感受到这种情绪,让我产生这种念头的根源——是另一个我。


“你怎么了?”哈利见我逐渐凝固的面色,也略微紧张起来,“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当然不。”我回过神,垂眸看着哈利蓬松柔软的黑发,他抬头望着我的样子很像一只渴望被主人抚摸的绿眸幼犬,“不是移形换影,只是我自创的一个小魔咒罢了。”


哈利看向我的眸瞳更亮了。


“你真的是我吗?”他惊叹道。


我挑了下眉,随口回答:“如你所见。”



不知不觉间我们到了校长办公室的位置。


站在熟悉的石头怪兽前,我有些感慨。


在我的时空里,我与邓布利多的关系算不上好也说不上坏。


在主动与伏地魔思想共通的第二次时,我就觉察到事情的不对劲。我与他在某些不该相似的方面却有着明显的相同点,比如蛇佬腔,某些深藏我内心的观念,还有,魔力的特性。


是的,我们的魔力有相似之处。


刚得出这个结论时我是怀疑惊异的,但很快冷静下来。


要知道,每个人的魔力都是独一无二的,就算是孩童与亲生父母之间,魔力的相似地方也小到不可计数,更别说与没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


我抚摸着额头的伤疤,眸色冷淡。


能把我的魔力影响到这种地步……就像是——我本就该与他融为一体。


我不禁冷笑出声。


我想,我知道问题出在哪了。


也是从那一刻起,我彻底明白了邓布利多的用意。



随着哈利念出口令,我们眼前的墙壁裂成两半,旋转楼梯缓缓出现。


又是柠檬雪糕。


我懒洋洋的走在前面,轻车熟路的绕过一圈又一圈。


“你好像很熟悉这里。”哈利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


我漫不经心的瞥了他一眼,有些无奈的发现他脸上浮现出纠结又兴奋的神色。


“放下你的幻想,男孩。”我无情的说,“我可没什么兴趣当校长。”


哈利耳尖瞬间红了,绿眸心虚的看向一旁的墙壁。


“我可没这么想。”他嘴硬道。


“是吗?”我揶揄的看向他,“看不出来你的志向有这么远大。”


虽然对我而言从未霍格沃兹的校长并不是一件难事,但对于这个时空的哈利……我不得不说,这并不适合他。


他太过纯粹,被保护的太好了。


正当我沉思如何打消他这个念头时,哈利开口了。


“我当然没有这么想!”他抿着唇瞪了我一眼,小声说,“我只是觉得,你可以做到。”


哈利踌躇了一下,继续道:“看你这么熟悉的样子,我还以为……”


男孩对我莫由来的信任的确缓轻了我内心的些许烦躁。


“那太麻烦了。”我弯了弯唇,还是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我可不是喜欢解决麻烦的人。”


话音刚落,我们就到了一扇有着黄铜门环的栎木门前。


我侧身靠在石英岩墙壁上,抬眸示意哈利上前。


“你来。”我淡淡开口。


哈利看了我几眼,像是不明白为什么我的态度突然冷淡下来,但他最终什么都没问,乖乖的上前敲了敲门。


很听话。


我沉默的看着他被昏黄灯光照映在地上的影子。




——————


好久好久好久没码字了,好不习惯。


——————

禁止评论踢踢道具!!观感很不好❗️

【GB】成功攻略高岭之花后(3)

*你×清冷纯情高岭之花校草

*无脑甜  

—————


你和顾淮的关系几乎降到零点。


你不再主动跟他说话,不再笑盈盈的主动分享生活中有趣的事,甚至将你们的桌子间拉开一条缝,一副唯恐避之不及的样子。


顾淮对你的举动只是沉默的看了一会,但最终什么都没说。


你不想自己沦陷的太深,既然顾淮并没有多余的情感,那趁现在你们还没有过多纠葛,及时抽身离开才是正确的。


至于什么时候恢复正常交流……等到自己能平静的面对他吧。


你下意识悄悄瞥了顾淮一眼,少年漫不经心的听着课,漂亮冷漠的眉眼像是画出来的一般。


你觉察到内心情绪的涌动,赶紧挪开视线。


看来还需要好长一段时间的冷静……不过,真的会有人面对这样的美貌还能保持平静如水的心态吗?


你心中纠结万分,直到桌子被小小的碰了一下才回过神。


你奇怪的低下头,发现自己与顾淮的桌子重新合在一起了。


“你为什么看我?”



顾淮冷淡的嗓音从身侧传来,即使同桌这么久了,听到他的声音果然还是会怦然心动。


“我没有!”你故作镇定的回答,不去看他的眼睛,试图再次移开你们合并的桌子。


“你在躲我。”


顾淮按住你的桌子,语气仍然淡漠,但你却莫名其妙觉得那人现在的表情有些委屈。


你忍不住抬头想看看现在的顾淮,但刚一抬头对上那人的眸瞳就愣住了。


顾淮垂着眸,纤长睫羽沾着些许蒸腾出的雾水,眸色潋滟,眼角有些微微泛红,一副可怜无措的样子。


好……好漂亮。


你的第一反应不是诧异,而是惊艳。


好一会你才反应过来,你软下语气小声问他:“你怎么了?”


也幸好现在是上课,同学们都没有注意到最后一排你们的小动作。


“……”顾淮不说话,只是抬着那双漂亮的眸子看你。


救命!


你完完全全被他这幅样子击中了。


这下好了,前段时间的刻意冷淡完全一点作用都没有了。你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很烦我?”顾淮听见你叹气的声音,慢慢轻声的开口说,“我很烦人吗?”


“不是的!”你连忙否认,“是……”


你顿住了,这件事怎么好对他说……关于自己心动又得不到回应所以想远离他……


顾淮等了一会,看着你纠结半天不说话的样子,默默将你们的桌子再次拉开。


他鸦羽似的睫毛遮盖了剔透的眸瞳,让你看不清他的神色。


“对不起。”


他说。


“对不起。”



重生后只想当咸鱼的我和黑魔王he了

*ooc预警

*排雷:①会削弱一些原著人物实力

           ②与原著剧情有很大程度上有异

           ③主角也不算什么好人

           ④中篇

          ⑤逻辑剧情文笔糟糕

-汤姆·里德尔×诺里斯·菲泽利亚


-简介


诺里斯前世与里德尔势同水火,恨不得将他食骨啖肉,每时每刻都在想如何在下一秒解决掉对方。


最终,诺里斯成功了,但代价是与对方同归于尽。


在绿光袭来的前一秒,诺里斯第一次感受到后悔的情绪——他本完全没必要为了区区一个黑魔王付出这么多!


如果能再来一次,他只想当个随心所欲的咸鱼。


……


诺里斯没想到,死前愿望竟在他重新睁开眼的那一刻实现了。


只不过他重生的时间和地点似乎有些不对劲。


眼前的黑发男孩气质疏离冷淡,骨相极其优越,漆黑深邃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眼底透露出一丝兴致。


“同类?”


诺里斯冷笑一声,丝毫不给前世死对头一点面子,同样用蛇语说道。


“应该说是异类吧。”


……


诺里斯决定远离里德尔,不管他以后是当救世主还是黑魔王,都跟自己没有一点关系,他只想自由的享受生活。


至于解救魔法界什么的,就交给这个时空的哈利好了。


抱着这种咸鱼心态,诺里斯懒懒散散的在孤儿院混日子。


但里德尔却像被人施了夺魂咒一样想方设法的接近他。


再又一次被抢走晚餐后,诺里斯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放下。”诺里斯沉下脸,琥珀色眸瞳中没了平日的懒怠散漫,空气里的魔力成倍数的聚集涌动,“别让我再说第二遍。”


“终于忍不住了?”里德尔毫不在意的挑眉笑了,“这段时间忍得很辛苦吧,明明你从来不是善于忍耐的人。”


“别说的自己好像很了解我。”


“是吗?”里德尔不以为然,随意将手中只有圣诞节才能吃到的法式面包扔到屋外泥泞的小道上。


黑发男孩白皙的脸庞几乎在同一秒被一道凛冽的气流刮出一条浅浅的血痕。


里德尔抬眸看向诺里斯,露出一个称得上是友好的表情,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诺里斯对他杀意满满的眼神。


“我早说过,我们是同类。为什么总躲着我?”


果然还是想杀了他。


诺里斯咬牙切齿的瞪着里德尔,差点没按耐住内心的冲动。


——————


附:

哈利上一世和这一世都在,正文会介绍背景。

诺里斯两世都是天才,重生后经验丰富但魔力没有继承上一世,前期比汤姆实力强,汤姆感受到压迫感后暗地内卷,中后期反超。

诺里斯不算什么好人,他的道德观有些模糊。

只有诺里斯一人重生。


【哈德】穿进和死对头的同人文里了怎么办(2)

*A哈×A»O德

*无伏

*ooc预警

——————


德拉科发现波特这几天对他的态度明显异常。


倒不是说他有多关心波特,而是波特对他退避三舍的举止过于奇怪。


“嘿波特。”德拉科又一次在走廊上拦住了哈利,声音里透着明晃晃的傲慢刻薄,“这段时间你终于想通了,要臣服于我,做我的跟班了吗?”


围在德拉科身边的斯莱特林们发出嗤嗤的笑声。


到底是谁做谁的跟班。哈利有些无语的想。


“随你怎么想。”哈利没有像往常一样被激怒,平静的拉过罗恩和赫敏的衣袖转头离开,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留给德拉科,“别再来烦我了,马尔福。”


“这很幼稚。”


德拉科脸色阴沉的盯着哈利逐渐远去的背影,指尖不知什么时候深深陷进了手心的软肉。


波特不跟他作对了。


猛然意识到这个情况的德拉科心中并未出现喜悦。


就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一直以来的愿望成真,他却没有感觉到开心。硬要说的话,反而是不知所措的茫然一点一点从心底蔓延出来。


他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或是哪里惹到波特了。


明明前段时间还是好好的……


是之前做的太过分了,所以一下子爆发了吗?


德拉科想到了哈利这几天对他的冷漠退避,仿佛他是什么洪水猛兽,吃人巨怪。


金发斯莱特林抿抿唇,脸上无意识的透露出一丝不明显的委屈的神情。


怎么办……


德拉科心不在焉的回到斯莱特林休息室,懒洋洋的将身体埋进级长沙发里。


要去道歉吗?


德拉科纤密的睫毛半遮住银色眸瞳,眼底浮现出挣扎神色。


……


他到底在纠结什么啊……


金发少年慢慢蹙起眉,从沙发里坐起身。


他为什么非要去跟那个波特道歉?他有做错什么吗?现在这种情形不是对他们都好吗?难道他希望波特像以前一样缠着他?


开什么玩笑。


德拉科冷哼一声,带着莫名其妙自己也理不清的情绪烦躁的走回寝室。



哈利和德拉科的关系几乎降到零点,两人都下意识的将对方透明化,整整一周时间愣是连一个招呼都没打过。


哈利悄悄打量了一眼冷着脸路过的德拉科,心中松了口气。


很好,一切都按计划进行着。只要他们不接触,没有交流,他就足够安全,有足够时间来研究如何回归正常时空。


哈利扫视了一眼德拉科后又笑着转过头加入罗恩与赫敏的对话。


在哈利收回视线的下一秒,德拉科立刻无声无息的看向哈利。


三人组其乐融融的气氛让德拉科不禁咬紧牙关。


该死的波特!


德拉科也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但面前的一幕就是让他很不高兴。他像是本属于自己的糖果却被别人强行夺走,自己还无法抢回来的小朋友,内心的烦躁和茫然情绪抑制不住的不断涌出。


“德拉科!”潘西皱着鼻子拉了一下他的衣袖,“你的信息素溢出来了!”


德拉科回过神,这才发现自己的信息素不知不觉间泄露出一点。


他信息素里不耐烦,不安稳的委屈情绪让人一览无遗。


可惜没人有空注意到这一点。


“抱歉。”


德拉科收敛起最后一丝信息素,看着周围几个被他信息素压制的脸色苍白的Alpha,恶劣的话语止不住的从嘴里冒出。


“早说过太弱就不要跟在我身边,你们这不是自取其辱吗?我身边可不留废物。”


【哈德】穿进和死对头的同人文里了怎么办(1)

*A哈×A»O德

*无伏

*ooc预警

——————


哈利已经来到这个奇怪的时空三天了。


老实说,这件事的荒谬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他能想象的任何一件怪异至极的事——他穿进了和马尔福的同人文里!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个程度,他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毕竟在这篇ABO文的设定中,前期他和马尔福还是一副死对头,相看两相厌的状态,而他们以外的霍格沃兹众人的性格也跟原本时空几乎毫无差异。


最让哈利不能接受的是——


他穿进的是一篇“德哈”同人文。


哈利痛苦的闭上眼,试图将脑中被这个世界强塞进的不属于他的记忆清空。


对,就是字面意思上的——德拉科×哈利。


显然,他是下面那一个。


这个认知让哈利如遭雷击,几乎无法思考。


那个金发混蛋哪里像是上面那一个了?他的意思是,就算非要将他们配对,怎么看也是他在上面吧——马尔福那副白皙纤弱的身体真的可以……不等等,他这是在幻想什么?


哈利揉了揉太阳穴,将目光移向窗外阳光普照的草地。


按照这本书的设定,马尔福家族是魔法界权威最高权利最大的家族,而德拉科·马尔福,马尔福家唯一的继承人,也是魔法界极其罕见的分化为S级的Alpha。他年少成名,天赋极高,就算是恶劣傲慢的性格在他强大的实力面前也被各方记者吹擂成了强者的自信。


至于哈利,根据剧情的发展,他将会在半个月后分化成Omgea。并且,他会被“不小心”路过的马尔福临时标记。


后来由于近乎100%的匹配度,两人互相吸引,在针锋相对中调情试探,最终修成正果。


Funk。


哈利还是没忍住小声骂了一句。


这种剧情,果然怎么看都不合理!


这篇文的作者果然是马尔福的狂粉吧!


他那种张扬自负的性格也能叫做强者的自傲吗?!


哈利强忍下心中的不满怒气,重新在脑中列下接下来自己的计划。


第一,他要避免自己跟马尔福见面。


这个诡异的时空是是以马尔福为主角……好吧,准确来说是他和马尔福。也就是说,如果两个主角没有接触,剧情就不会有进展,后面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事也就不会发生。那么他就有充足时间研究如何回归正常时空。


按情理来说是这样,可哈利觉得事情不会发展的这样顺利。


第二,他要在分化期前做好充分准备。


抑制剂自然是不可缺少的。哈利打算在分化前两天开始呆在校医院——他宁愿被注射十几二十支抑制剂也不愿意让马尔福标记他。


这太让人难以忍受了。


第三,他要在分化后尽快切除腺体。


在这本书的设定中,O是最容易被控制的存在,不像A那样强大肆意,也不似B那样平淡如水,O像是生来就是为了服从A的存在。他们往往是纤细的,脆弱的,敏感的,像是天生的易碎品。


不论是多么骄傲强势的人,在分化成omgea后总会被难以抵抗的天性或多或少的影响,尤其是在发情期。


哈利想到这三个字,脸色更难看了几分。


所以说,这种难以言述的设定究竟是怎么被她们想出来?!



————————


觉得这个梗真的很有趣




【德哈】死对头变成猫咪了怎么办(1)

*无脑小甜饼

*双向

*ooc预警

—————————————

德拉科重重吐出一口气,抬手擦了擦白皙额头上的滚落的汗珠,控制着飞天扫帚平稳轻巧的落到草坪上。


刚一落地,马库斯就从德拉科身后闪出来。


他满意的的拍拍德拉科的肩膀,语气兴奋:“嘿!干得好,德拉科。我敢打赌,下一次比赛我们一定会获胜!”


德拉科不动声色的皱起眉,抚开马库斯满是粘腻汗水的手心,敷衍的应了一声便拿着扫帚向出口走去。


今天的训练量比平时加重了一倍,德拉科抿着唇,有些疲惫的阖了阖眼。


通往出口处的走廊上走着一个德拉科熟悉至极的身影,金发斯莱特林几乎是瞬时睁大了眼,唇角下意识的弯起浅浅弧度,加快步伐朝那人走去。


哈利背靠走廊墙壁,扫帚搂在胳膊里,正低头专注的盯着手中的一张纸,他额前的黑色发丝被暖风撩开,纤长眼睫轻颤,露出薄荷色的漂亮眸瞳。


“看什么呢?”


德拉科快步走到哈利身旁,趁他不备一把抢过哈利手中的纸张。


“哟,我看看。”金发斯莱特林玩味的弯弯眸,语调傲慢,“伟大的救世主竟然也会改不及格的魔药课论文?”


哈利猛的离开墙壁,看向德拉科的眼中是掩盖不住的恼怒。


“还给我!”


哈利在德拉科洋洋得意读着论文时用大步上前,直接扯住德拉科的领口将那人拉近。


德拉科毫无防备的顺着哈利的力度踉跄了一下,两人的鼻尖险险挨在一起。


哈利拽回自己的论文,看着德拉科愣住的神情这才反应过来两人挨得实在太近了,他后退两步,掩盖什么似的转身快速走向出口,“幼稚。”


可还没走几步,哈利就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一股巨大的难以抑制的眩晕感和失重感席卷全身。


等他回过神来,周围的一切都像是变大了十几倍。


哈利看看四周,周围熟悉又陌生的环境让他一时无法反应。


“……波特?”


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哈利试图动弹身体时才意识到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


他低下头——入眼的是一双毛绒绒软乎乎的黑色猫爪。


哈利愣住了。


“你在玩什么把戏?”德拉科的声音再次传来,语气中带着明显的不自然。


哈利抬起头,放大十几倍的德拉科站在远处,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喵。”哈利瞪着德拉科,试图询问是不是他施的咒,开口却是软绵的猫叫。


德拉科挑起眉,朝哈利走去。


黑色小猫下意识警惕的后退。


“嘿,你要去哪?”德拉科哼笑一声,“这里只有我看见你变成猫,你觉得还有其他人能认出你是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吗?”


哈利沉默的顿住脚步。他不得不承认,德拉科是正确的。


在德拉科即将到达哈利面前的那一刻,熟悉的眩晕感再一次袭来。


相比第一次的恶心晕眩,这次哈利稍微有了些心理准备。


看着面前恢复正常大小的环境建筑,哈利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对上了德拉科古怪探究的目光。


噢……不……


哈利立刻绝望的察觉到身体的不正常——他似乎多了些本不该存在的部件。


德拉科的眼神从哈利恢复正常形态的那一刻就没离开过他,准确来说,是没离开过哈利的头顶。


他神情专注的盯着哈利发丝中凭空冒出的一对软乎的漆黑猫耳,半晌才干巴巴的开口。


“嗯……看起来情况似乎很不妙。”


看着哈利面露窘迫的神色和微颤的猫耳,德拉科觉得这样也不错。


——————

彩蛋:摸耳朵调戏猫猫